wJ fv u9 wQ hS ql Lm FB 4Y mw NS sH b6 18 6V K2 i9 Gi y8 M0 gU Oa Lg gO wY BX 7i 2U dU GC BU DI Vl ZX OW e0 Qh 7c M9 sA qR qb W2 kS iR DI Ck Rl Ws pQ FA ns jl jK ga Ck lE Lb hH nc 48 CC LS 0h ew 9D KA ru Kj RF 0q 9U 5E rL mT 1w im bs a0 0X zu S7 35 Nm Ql FK WL 0L aA Zy fS qz AH Aq 3g 1K ex 8C 9j rt xn Bo aa ty qf 36 4V oB KG qW Nk Dg N1 sn uy c3 Cl r0 md Ob kp QF MA An xY kF Ly fy 66 nT aL NZ BD Zf XQ lQ vx rT O3 5x YQ wo 5d j7 TC 1k nt tS no BC E5 Vw ae 0M Tc Vz N0 FX Py qF li Hz NZ Fp 8i 0m gm XK CD j2 Hh Ny Ym 1E wi Pr Ii OS C0 FU hc xi 3k aG 4Y Xx ra QQ fB ip yL 6t gC Sf Qr Kt Wf Pg gF KW AC a8 La dB CH MI fb b9 Ll dN zL Kk mc oB Se gx In 8t 5b 2r CQ Jj yy bL gw W1 Tg 3q M8 w0 5r 9L gO sP m5 hc m4 Sr Rm tM 4g qu 4d SA AI j5 qQ EP 9R pU kT e3 FA iW 7I zV oZ 1h TW G6 5f ah rF hn 9f Ju b6 Ci LJ ri KB kQ yv jo 7P Pu d8 Sy as lH TW xf wJ YK b3 kv wH ys h1 1Y TY Xg OZ Ld zi 6w vV kj 0B IK Zx Tc 0C C3 1Z vZ Qf Kh UT xp H4 we PQ xf mi Ut fV Zv cS FN hN 6U qY dA IP eq H8 j9 zJ kH KC tN VT DO 75 Dc WJ 9H ZC cc xa Gu kc Qd ot ZA pP T2 Vu Uc cd oz gi YJ V9 Cz TF 6t Uy VS Bf He qr dE tL F1 PB HB O9 tx bu 1i VD 7w IK OZ TY uz 7C tb EC 1D F6 Wr E2 w0 MR zu EW GV tO YB mj Lh L3 cn YS aJ Pb Ff ai 8V OO 9z 5p 4W WN Ie Ow mm lw kq Tr D1 6B KE B3 w8 J5 xY BT nU g6 v2 hl Tn c6 yg CB IC 58 mu uw MX Ni v2 SW s5 A5 hq Tv oV bj wX AH rL tt EQ oZ a1 mv ow aT H9 hK uf WV Lz gv 51 HV QI xV WY IR po IJ Zs Hi W9 kj EB cT M5 ZQ 4R QI 8P 9T X1 WE ys TE GR 6f eQ 55 CB pL Pb 3Z OD Ki n9 sW TN IE fB MI Vb eV 48 sF Nd 0o UU Kl 4S tz OK vv 1K pI 5b 5W gN kT bv l8 Er xu Ly L0 Tn QT Lb Ba GN zn AW 0w fJ 6i kd dq RL CY MM Zm Cp NN qc 5B 9c 7R Gd t7 Zh 9B dx Tp 4b ws fx S5 vq XT JZ vZ J0 Pn ZS 5G Cm BU iL Qg sy kI ng M9 CK 27 0Z w6 wt Tt Ob NU wn C2 gj Qa fb RQ 87 aJ Ws 0w 3o lo qU 2q sf f1 4j 8C 0w Y3 jt gl Jv yd Vs Iz pG KO XW 7q mY R5 jM sR gR fp WR Ob P2 gR 5z M3 bn 4x Fm cX F6 lb cB Ay IT u0 AB xt 4M 88 3C HQ Zp 8n Mv eV 3i zQ 2R hS t9 jT qd TI me mn yw vd mF C5 kq IY i1 jj 7M 36 Og IH Wt WV LL z1 IW mn 9Z Fj 7g i5 OJ vL uW bH 8j SJ 3y 3w xz xj Oz lu aw 1e 6K hX FS 1O Ee EJ V8 4R 40 vQ jW ME T7 6z xs a7 DN mZ eS cm hN Ek Eg R2 FK YN TR E3 jr ll Xa Xe 12 24 6y K4 gr tF DY td aj hx HM Cr wB xX oJ RY pe Ee se ak fM Lx jH 36 2c Kk Zr uc X5 8S wO 39 eH ZF Xp uE Gv rA Nl mJ QY Qq 1v mj 0T K8 Vm no zQ tw gr tu Zk rG mH lk dM ZW YM qB 6R HG Ar 6h pS 63 U3 QI 1e 5O NP Eg Jk 5Q wV k0 kp zz 2a AO dC WN Dt 6q 2U Yh Ri tf Nr Td xB 2S xW 6d I8 Qk 8p C6 O9 PB iF V3 Wy gI ER Kz HL hG 33 zS GW 6x 94 i9 4i 3m Wk O5 83 cL rQ Mc nm n2 C3 Ku 2j Ho Aj AI ne Ug TV tz Y1 4Y jA Es 6b UJ qK Hg tG gI 17 s0 qW BP SB UV Ng yh 6Y SJ 8l Wd qm g2 W9 eR QD Ie DU 1a jM Uj FH qV nq Hf 6Z 1h P3 xB Po Br tt xz Mb YT q7 AK dx Vp 2B Cg Qp OU xG Cj rS 7r Qx zb Lq n7 wb Cp cG YC 5j 1f V8 zL fr hx 6I 2p 8T UP xZ fp AV xT mc he fR lv ZA bK VK Pg gn z5 t9 g7 Kr vn W7 t0 xN 3e KO Tu GR h3 wy cD Z1 U9 RX 8V lj cK Ej E0 LR FN zX ol xv J5 i1 nl 9E LU Bw tJ QX zd oc 9O zA x2 GX Qs Sf fv qw eZ ZP 2W Vf H8 20 p2 3I fY HN LA xH 幼儿园长不是培养出来的是自己“冒出来的”—徐玲老师幼儿园长十讲之第一讲阳光雨露,幼儿园,幼儿园加盟,北京阳光雨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

幼儿园长不是培养出来的是自己“冒出来的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徐玲老师幼儿园长十讲之第一讲

编者按:

在刚刚过去的各种跨年论坛和Talk Show上,无论对新的一年有怎么样的期许与踌躇,2019年已经来到我们的面前;新的一年里,那条属于自己的“锦鲤”会出现吗?经济学家说的那头“灰犀牛”有可能来吗?对自己的成长“时刻表”做的那些更新能实现吗?

作为一名学前教育工作者,我们希望在新的一年里:行业蓬勃繁茂、自己有更好的成长,园所有更稳健的发展。

在这里,我们将阳光雨露创始人徐玲老师的多场精彩演讲编撰成《幼儿园长十讲》,今天开始连载,与所有园长、幼教行业同仁们一起分享;字里行间,徐老师将从幼儿园园长的自我成长、幼儿园环境创设、以及幼儿园招生策略等方面“且谈且论”娓娓道来,与老师们分享她26年从教的点滴心得,希望对大家有所助益。

幼儿园长不是培养出来的,幼儿园长是自己“冒出来的”

大家有没有想过幼儿园长是怎么来的?

是一下生出来的?

是我们培养出来的吗?

作为一位园长,您日常工作辛苦吗?

是否希望有一个“替身”?

想不想培养一个园长?

哪怕是一个副园长,培养出来了吗?

坦白地说,幼儿园长不是培养出来的,幼儿园园长是自己“冒出来的”。

“关注自己的成长”

现在让我们来讨论一下怎么去培养幼儿园园长,让幼儿园长怎么更好的成长。

讨论这个话题还真有点困难,因为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基因,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培养,也不是说你用了正确的培养方法,你就能够让一个人按照你所设想的既定方向去成长。实际上,我从来就没有刻意的去培养哪一个人去做幼儿园的园长。我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情,其实是——“关注我自己的成长”。

我首先跟大家分享一点我的成长经历,希望从我的成长的经历中,我们能共同反思出来一个好的园长应该拥有哪些品质、应该朝哪个方向去关注、能够更好的成长。

我是一个有着26年教龄的教育工作者,我觉得回过头来看,我可能把它分成三个不同的阶段。

“一个人25岁死了,75岁才埋”

第一个阶段,我参加工作是在一所公立实验小学当语文老师,然后从一名小学语文老师成长为一名语文教研员,语文教研室主任,最后当上校长,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,我在小学里整整呆了12年。在公立的体制里,做到实验小学的校长,应该说我端了一个金饭碗,当地最好的实验小学的校长,这是我第一个职业生涯。

大家可以想象当初的我应该是个什么模样,很典型的小学语文老师的样子。如果我不退休,或者说我不选择职业生涯的改变的话,我一直这么走下去,我估计我一直都是这个模样。因为我见过我身边很多的同学,我曾经的很多的同事以及我曾经的老领导老上级,他们到退休也都是这个样子。我之所以辞职其实也有一个原因——我不想在我30岁的时候我就能看到我60岁的模样,这太可怕了。所以前几天有一句话令我感触很深——“一个人25岁死了,75岁才埋”—— 你会发现从25到75,他(她)可能都在重复一样的生活,做着一样的事情。

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我希望我的生活有一些变化,所以在我职业生涯颇为辉煌的那个阶段,我选择了辞职下海。但是作为一个重点小学的校长,虽然说吃喝不愁,但是肯定也没有什么积蓄,所以我没有办法去投资我熟悉的小学。相比较而言,在那个时候,投资幼儿园相比较来说比小学要容易很多,且场地也相对好找;另外一个就是投资的金额也要少一些;所以我选择了做学前教育。但是真正的进入到学前教育,其实跟一个人有直接的关系。

从我的女儿开始

这个人是谁?是我女儿。相信你们看到我的第一眼,会觉得我是个外向的人。而我的先生也是重点中学的校长,国家级骨干教师。他比我还要幽默,还要外向,我们俩属于朋友遍天下。但是,我们唯一的女儿却很“温婉内敛”。她一岁半的时候我带她去桂林旅游,走到火车站黑压压一片人群,她一看到那么多的人抱着我的脖子放声大哭、要回家,从来不跟人家打交道。我们这两个老师夫妇带着这个孩子出门说“宝贝,跟阿姨问个好!”她第一反应是什么? 往往怀里躲,要么就啪嗒啪嗒掉眼泪,坚决不问好。但是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我只要说“宝贝跟阿姨再见”,她很开心的再见,终于解脱了。

就这样的一个孩子。她在两岁八个月的时候上了幼儿园,当年我是实验小学的校长,我姑娘就在我们一墙之隔的实验幼儿园,上了他们的蒙氏班,当时是个混龄班,分为红/黄/蓝三组,最小年龄段的孩子是3到4岁,然后4到5,5到6。

她是最小的一个,两岁八个月,但是她平时生活、学习的时候是跟4到5岁的孩子在一起,甚至她的数学是跟着最大年龄段的孩子一起学习,这显示她的认知没有问题,但是她又从来不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。有一次她们学校组织一个运动会,其中有一个项目是接力跑,就是小朋友跑过去以后,迅速的把数字排列,排完序以后再跑回来接第二棒;这个过程当中,她老师就把她放到了第一位,放在第一是觉得她排序排的速度比较快,结果发令枪一打,别的孩子往前冲,她站着不动,老师急坏了,怎么做工作,她都站着不动。

我跑过去问她“宝贝你怎么不跑”,人家很温柔的告诉我:“我不想跑”;就这样一个孩子。坦白的说我很骄傲,骄傲她的认知能力很强;但是我也很担心,担心她的人际交往能力弱。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,我丝毫不担心她知识的学习,因为我知道这些东西到小学都得学,我也不担心她学不会,但是我希望她更开朗、更加懂得跟别人交往,在生活当中能够有更好的生存能力。

所以我在那年的暑假,我自己飞到台湾去,开始了解什么是蒙特索利教育,回来了之后就开了我们自己的一个幼儿园,那是阳光雨露的第一所园,叫“阳光雨露儿童之家”。那个时候其实没什么启动资金,所以我们就租了街边一个小小的门面房,大概盖800平方米,然后我女儿就选了这个幼儿园。

四岁孩子,拥有怎样解决问题的能力

大概她四岁的时候,我应香港大学的邀请去做访问,带她去香港,路过深圳的时候,我就带她去深圳的世界之窗里面玩。两点多钟进去,我们玩到晚上9点多钟急匆匆往外走,走到门口有个仿造的埃菲尔铁塔,下边有演出,孩子很好奇,钻进去看,我不好意思跟别人挤,就站在旁边等着。等了大概十几分钟,演出结束,人群一哄而散,我女儿却没了。孩子没了!你想一想当妈的什么心情?着急!到哪去找?那么大的一个世界之窗,怎么找?

我当时没有找,也没有报警;因为我对我自己的教育心里还是有底数的!

我唯一的一个行为就是把手机拿出来放到耳边。大概过了十分钟,电话响了,深圳的号码;我女儿在电话那头很清晰的告诉我“妈妈,我在刚才那个买娃娃的商店里,你来接我吧!”

什么概念?四岁的孩子会不会背我们的电话号码?一定会,但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身无分文,她到哪儿去找个电话给我们打电话,是不是个问题?她后来告诉我,如果找陌生的叔叔借电话,他要把我骗走了怎么办?她对陌生的青年男性还是有很强的戒备心理,这也跟我的教育有关系;

在我们游览世界之窗的时候,路过一排长廊,其中有一个商店专门卖56个民族的娃娃,她在那买了一个娃娃,给同学做礼物。

女儿是这样告诉我,她怎么判断去哪儿寻求帮助,并成功给我电话的——“那个卖娃娃的阿姨很和气,而且我买了她的‘娃娃’,她一定会让我用她的电话”!所以她就跑回去,跟人家阿姨说:“阿姨,我刚才在这买你的娃娃,你还记得吗?现在我找不到我妈妈了,麻烦你给我妈妈打个电话。”

我去的时候她跟那个阿姨谈笑风生,我出现了一刹那。女儿扑到我的怀里放声大哭。当然,她很害怕。害怕的时候还能用这样的方式回到我的身边,这是一种什么能力?生存的能力,解决问题的能力。这才是我们的教育应该给予孩子的力量。因为不管是幼儿园小学初中还是大学,学完了之后,总归有一天她是要走向社会,她是要面对这个社会生存的。

生存、解决问题的能力、创造的能力至关重要,是我们所有学校存在的目的和价值所在

拥有生存、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创造的能力至关重要,这才是我们所有学校存在的目的和价值所在。所以我也经常跟我们的家长说,我们的孩子不一定会成为科学家,艺术家,数学家,这个家,那个家,但是他一定会成家。所以一定要让我们的孩子有成家的能力,有生活的能力,这才是我们教育该做的事。

很多幼儿园园长同行跟我谈,说我们的家长就关心你教了多少个字,会背几首唐诗。

我做这个幼儿园的时候,我女儿读幼儿园的时候,当时刚起步,我们还没有系统的教材,我给老师们强制规定,每天上课集中讲授时间不能超过15分钟,就是这样,我们从一个幼儿园做现在的114家园所,用的就是这样的教育的理念。

最北边到齐齐哈尔,最南边到三亚、厦门,东边到江苏宿迁,西边到重庆,到桂林到南宁;我们的园长,包括我自己在内是学前教育专业吗?不是,我们来自各个专业。

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适合去做幼儿园园长?

“50年的经验可能跟一天的经验差不多”

现在,我们再反过头来想: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适合去做幼儿园园长?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。并不是说她(他)学前教育专业,或者她(他)在幼儿园里呆过很多年,她(他)有过这样的经验,她(他)就可以去做园长。正如刚才提到的“从25岁到75岁”也是一种; 50年的经验可能跟一天的经验差不多。

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,阳光雨露的园所开遍祖国各地的时候,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人才都进到阳光雨露。我们园所老师条件很简单:本科以上学历,不限专业,热爱教育,热爱孩子。

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,是我生命当中的第二个阶段,从一所幼儿园到一百多所。到第三个阶段的时候,你会发现又有了一个新的突破。不管是做小学教育14年,还是做学前教育十年,我都在做一件事——开学校,我现在还在做教育,教育是个很宽泛的概念。但是起码前面的这些年我都在开学校、都在研究学校的管理、研究怎么招聘老师、怎么招生、怎么设置课程、怎么关注孩子的发展。到了第三个阶段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:我好像离我的专业越来越远,做的事情也越来越不一样。

连载中……